热爱学习

北京西山森林公园山顶的猫(´▽`)特别特别乖!

话说御均衡和慕灵风这对cp上ED了诶……
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情侣ED大概有那个“送你幽幽百合花”和煅云衣、烨尘锈的骗尾=_=
关键这个歌词搞事情啊!
“想要伸手挽回,无奈再也没机会”
“昨夜与你牵作伙,带上定情的红纱,梦醒身边无人语”
他们这集才捅破窗户纸啊编剧你不要这么丧心病狂啊啊啊啊!!
马上就情人节了啊(;´༎ຶД༎ຶ`)
不如来猜一猜他们谁先便当?从ED里看可能是纯情小伙啊,梳着梳着头就消散了...
记得上一对退隐的bg好像是2013年的红流越织女吧……
编剧求放过,这两个真的很萌啊

一直觉得祖奶奶挺漂亮的,但是为什么用弓啊,虽然确实很帅吧,可霹雳弓兵幸运E啊=_=
本来祖奶奶和皇儒这种武力值极高的角色就是高危职业,几乎可以算是必死系了(号昆仑那种毕竟是个例)还用弓箭...唉,有些担心啊

其实本来是不准备吃关于青阳子这种老角色的CP的...结果新剧里看到了这样一段话:收:“寒蝉之音就是我活着的价值。”
青:“千里神弹,不会让蝉音孤单。”...于是瞬间决定站这一对了!!两个人老干部一般的弹琴喝酒、商业互吹的日常也忍了!青阳子十有八九是卧底,两个人身份来看几乎注定是BE也忍了!青阳子的发型也忍了!
这句话真的好戳我啊天呐!
而且前段时间俩人好像还用一个杯子喝酒来着……嗯。
不管不管,怎么能叫老干部呢,分明是伯牙子期嘛对不对!(强行洗脑.jpg)

大概算了一下,围杀瓜觉的计划大概有六、七个人参与布局,八个人直接动手。然而这都没弄死,瓜觉最后竟然自杀死了……

所以瓜觉你到底图什么啊,直接或间接被你玩死的人得有十几个了吧,还不算日常躺枪的苦境百姓。结果竟然揭露身份后爽了三个星期就上仙山了。先忍一忍别搞死奉天逍遥,安安稳稳活过这档期不好吗???

话说散发人觉好好看啊,原来那个发型真的是一言难尽=_=

大概是近期战绩最感人的Boss了。向劳模致敬!

天迹这是要收的节奏啊……最后两个人对诗简直虐死

【枫樱】大概是一个剧情向cp安利(续)

接上篇


其实当时看这一段的时候挺心疼拂樱的,最后走的时候看起来好失落好难过。不过补完剧再回来看这里时只想说...呵呵,两个影帝的对决orz

不得不说,枫岫这一次反叛,戏做得还是挺足的。期间不但成功俘获了boss之一女戎姐姐的芳心(???),和拂樱干过架,还买凶试图谋杀拂樱,如果不是弹幕一堆“呵呵你们演吧”我可能会真的以为枫岫黑了。说到两个人干架,就不得不提一句他们两个人的武戏曲《枫飞樱舞》,相当燃的!


枫岫卧底的目的是操控佛业双身的妖塔撞击死国大门,让这两方势力两败俱伤。明面上帮双身办事,暗中却在与拂樱互通信件拟定计划(这一部分剧中并未直接表现,是后来两人谈话时揭露的)在成功获取双身信任后,枫岫很快完成了计划并和拂樱联手重伤佛业双身,与正道众人解释完来龙去脉,拂樱单独留下来与他交谈。


拂樱斋主:“唉!”

枫岫主人:“你想说什么?”

拂樱斋主:“没有。”

枫岫主人:“好友,虽然我们很久没这样和平谈话,但是你千万千万不可脸红啊。”

拂樱斋主:“你……你讲话一定要这样气我吗?”

枫岫主人:“哈哈哈哈哈……吾只是很怀念这种久违的气氛。”

拂樱斋主:“也是,我们是好朋友嘛,吵架相杀实在不适合我们。”

枫岫主人:“看到你和女戎过招,才知道好友原来这么凶狠。”

拂樱斋主:“刚好而已,你也不遑多让,天蚩被你打得鼻青脸肿,精彩。”

枫岫主人:“哈。( ´▽`)”

拂樱斋主:“其实我真的很生气,生气你一个人闷不吭声的布局,生气你默默将这么大的责任扛着,把身边的朋友都当作什么了?(♯`∧´)”

枫岫主人:“我不是说过,有不得已的苦衷,更何况,我记得当初有一个人非常想在背后捅我一刀。”

拂樱斋主:“我哪有?(´・_・`)”

枫岫主人:“否认得这么快,我有说是你吗?”

拂樱斋主:“这……反正现在我们都已经衤。果裎相见...”

枫岫主人:“咳咳……好友,注意你的言词,是坦诚相见。(ー ー;)”
(拂樱你苦境语还需加强练习啊)

拂樱斋主:“哈哈……现在我们真的是站在同一艘船,以后谁也别想害谁。”

枫岫主人:“念在你有决心、有良心、有爱心,我决定原谅你。”

拂樱斋主:“这句台词又被你抢先一步,可恶(¬_¬)”


但在此之后,枫岫与拂樱就开始单独行动了,枫岫甚至牵扯到了一场简直可以用狗血来形容的N角恋里。两人再度合作,已经是合力拆除违章建筑...咳,抱歉。合力摧毁死国、火宅佛狱(你们还记得开头说的那两个对苦境虎视眈眈的势力吗?没错就是他们!)与苦境的通道:莫汗走廊。在走廊成功拆除后,机智的枫岫主人突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他分析道:莫汗走廊只是一个幌子,真正连接死国、火宅佛狱与苦境的通道另有其一。


        于是三先生继续组团前往销毁疑似通道的血暗沉渊。而正当枫岫与极道准备动手时,背后突然一掌袭向枫岫,打得他口吐鲜血,帽子都飞了。一回头,才看见拂樱粉切黑,而刚才那一掌正是他所为。


当时枫岫还说什么“有人要从背后给我一刀”,现在看来,果然玩笑不能乱开吧


原来拂樱本名凯旋侯,是火宅佛狱高层领导人士,来苦境卧底,协助打通火宅佛狱与苦境的通道。
(侯也是很帅的!)


介于枫岫已被重伤,极道先生先与拂樱、或者说凯旋侯展开了武斗。眼看凯旋侯就要痛下杀手,原本在一旁躺尸的枫岫突然一把将极道推出了战圈,自己对上了凯旋侯。

然后此时旁白实力补刀:“是知己,是寇雠,无瑕分辨,不能分辨,唯有面临生死交锋的瞬间,这才明了原来友情不曾破碎,而是从未坚强。”

原来友情不曾破碎,而是从未坚强。

感觉突然心塞...(._.)

然而两人此时的台词十分高能:

枫岫主人:“吾一生大错,便是相信你。”

凯旋侯:“可惜一步踏差,便是万劫不复。枫岫呀,我想我会很怀念沉眠地狱的你。”


枫岫主人:“地狱无你,何等失味!


就在枫岫豁尽全力想要与凯旋侯同归于尽时,突然出现了一段回忆杀,正是当时两人玩抱抱时的情景。


编剧你很棒棒哦(-_-)


当然,枫岫主人毕竟不敌火宅佛狱“战无不胜”的凯旋侯(然而后来就变成了战无不败),武器脱手,袭击被轻易化解。正当凯旋侯准备将枫岫一剑穿胸,枫岫却被他人救走。凯旋侯也随后返回佛狱。


其实当时看这一段的时候我的内心十分的平静。毕竟早在凯旋侯粉切黑之前,弹幕上已经出现了大片的预警。当然惋惜肯定是有的。毕竟枫樱二人那种轻松愉悦的相处模式和偶尔犯傻卖萌的拂樱都再也见不到了。虽然后来凯旋侯还是常以拂樱斋主的身份活动,但不论是言行举止还是行为方式,他都只是披着粉樱皮的绿孔雀了。多么可爱的三先生呀,以后再也没有了。


两个人再一次面对面好好谈话时,枫岫已经被剜去双眼、废了全身经脉关入噬魂囚。而凯旋侯前来探监


凯旋侯:“真惨。”

枫岫主人:“是你。”

凯旋侯:“你的伤并非无药可医,为何对她们隐瞒?”

枫岫主人:“我不愿她们再为我牺牲。”

凯旋侯:“你可以求我。”

枫岫主人:“但你不可能还我自由。没自由生死但死无差别。”

凯旋侯:“你是存心找死。你放弃你的坚持与理想了吗?”

枫岫主人:“我的心愿已传承他人,而我所能做的就是不成为任何人的拖累。”

凯旋侯:“也好。你若活着,终究是佛狱的隐忧。”

枫岫主人:“这段日子,我反复做着一个梦,梦见吾与你割席断交的那一日,你还记得吗?”

凯旋侯:“记得,那是我见过最拙劣的骗局,换成别人也不相信。”

枫岫主人:“但我信。”

凯旋侯:“嗯?”

枫岫主人:“我自己也讶异,那时候你讲的话、你的态度,虚伪得使人一眼透彻,而我为何还是相信你是真正为我痛心?”

凯旋侯:“骗你的不是我,是你自己,真正心痛的人是你,你被情感左右,忽略了致命的危机。防备了我这么久,偏偏在那一天卸下心防。痴愚就是你最好的注解。”

枫岫主人:“这也是我最想忘记的。忘记我是枫岫,世间就不再有拂樱。你不是他,你是凯旋侯。

凯旋侯:“当初在血暗沉渊,你就该死在我手里。落到今日这个地步,你只有更输更惨。”

枫岫主人:“呵呵……在我活的时候,你处心积虑想杀我,如今将死,感到不舍了吗?”

凯旋侯:“笑话!小小罪囚何须我费心?”

(那你干嘛来看他啊,啧啧,教科书式傲娇)

枫岫主人:“很好,千万不要这样,凯旋侯没有仁慈,对敌人不能仁慈。做好你的凯旋侯,替佛狱开拓更多血腥之路。等到最后你将获得悲惨的下场。比起我,必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凯旋侯:“这若是祝福,那我收下。你死之后想骨埋何方?”

枫岫主人:“随便,这副皮囊就任你处置吧。”

凯旋侯:“你还有什么心愿?”

枫岫主人:“我希望能回到那一年,我绝不会和湘灵见面。没有任何机会让她爱上我,没任何机会让我去伤害她,还有许多被牵连的人。”

凯旋侯:“人又怎能回到过去呢?换别的愿望吧。”

枫岫主人:“不如为我画一张像。”

凯旋侯:“嗯?”

枫岫主人:“让拂樱斋主为枫岫主人画一张像,这个要求不难吧?”

凯旋侯:“吾允你。还有吗?”

枫岫主人:“叫拂樱斋主别画太快,把我画俊美一点。我要他一笔一划去记住,他曾有一个好友,名之枫岫。

凯旋侯:“愚蠢!你真是愚蠢至极!”

枫岫主人:“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哈哈哈……”



这一段不得不说编剧真的够狠。即使在看这一段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真正看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差点掉眼泪。看了这一段才知道为什么当时枫岫假装叛变、两人决裂时有人说是糖了。毕竟那个时候,两个人是都流露了真心了啊。记得好像是在弹幕里看到的,“相信了一个人就等于给了他背叛的权利。”在编剧漫谈中也看到过,说枫岫他极不容易相信一个人,可是当他一旦相信了某人,也很难再怀疑对方。这其实也算是枫岫的一个缺点吧。前期两个人虽然日常傻白甜,但终究是在互相试探,不能信任。而枫岫真正相信了拂樱,等来的却是他真正的背叛。要不然说他们两个相当惨烈呢……


这次会面后没过多久,枫岫主人就死了。可怜枫岫一辈子光鲜亮丽意气风发,最后却一个人死在了噬魂囚。令我有些惊讶的是,凯旋侯真的为枫岫画了一幅画。究竟是不是“一笔一划”我们不得而知,但他是真的画了,还提了一首诗:

如今皆是生前梦,一任风霜了烟尘。
回首云开枫映色,不见当年紫衣深。



(好吧…当时弹幕里好多吐槽侯的画工真的,一言难尽。不过那个橙色唇彩好评啊)

这首诗真的是和枫岫诗号中的“笑看嫣红染半山,逐风万里白云间。”相当完美地对上了。特别是那个“不见当年紫衣深”不得不说是相当戳心了,看的我莫名难过。

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拂樱曾承诺过要替枫岫收尸。不管是开玩笑的还是正经的,拂樱到最后并没有成功践行这个承诺,他没有权利决定这具尸体将何去何从。枫岫的尸身最终被佛狱送往了枫岫的故乡,以国师之礼下葬。实现了自己的抱负,最终仍能回到故乡,这对于枫岫来说也是一个好结局了吧。


然而他们二人的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编剧大大跨越了一整部剧,把最后一把刀补了上来。那时佛狱换了新的掌权者,遗憾的是这位极不合格的王根本对安心治国没有兴趣,天天在外面开心地搞事。佛狱在他的手中一日不如一日,拂樱最终也被废去全身功体,夺去了声音,关入了噬魂囚——没错,就是当时枫岫主人住的那间。


枫岫主人在牢中墙壁上留了几行字。


好友拂樱,我不恨你,我原谅你。

传说中枫岫大大的三行情书,十二字定江山。凯旋侯被刺激得直接吐了血。


正如旁白所说,这是最残忍的悲悯,也是最可笑的宽恕。我愿意相信枫岫他到最后是真的看开了,决定原谅拂樱,但他也许并没有想到拂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这些字。功体被废,口不能言,一生为之奋斗的火宅佛狱也面临崩毁。而他自己一生纵横,如今极为狼狈地被打入大牢,战无不胜,终成虚话。这三行字于此时的拂樱,恐怕是讽刺大于安慰吧。






两个人的故事,到这里就正式结束了。
至于拂樱的结局,现在一说是被人偷偷从牢中放出,也有不少人愿意相信拂樱最后死在了牢中,与他心爱的佛狱共存亡了。总之...暂定为失踪人口吧


如果想要补他们两个的剧情,B站上有他们cp向的剪辑,直接回去看剧也不错。两个人在《刀龙传说》和《龙战八荒》阶段比较活跃,再后面,粉樱就变成凯旋侯了。


刀龙时期的cp大部分都挺精彩的,可惜的是基本上全都BE了,有几对幸免于难的过程也是虐身又虐心。而枫樱这一对放到刀龙里也是极其惨烈的。其他BE的几对大多数都能仙山HE(即死后在一起。不明白的可以去百度一下,算是霹雳的特色之一了),即便一人独活也能混个“霹雳式HE”——两人心意相通,为共同的目标努力什么的。然而枫樱...首先所行道不同,即便拂樱最后真的去了仙山,两个人想HE都困难。简直连霹雳式HE都无法达成。


关于枫樱的同人文,想看虐的很容易,光乐乎上就一抓一大把。个人特别喜欢 @千秋 大大的《喝酒,凯旋侯不屑的表示,老子千杯不醉》,感觉把凯旋侯的心思剖析的特别到位。

如果要看HE的,可以上网找找《我在仙山的日子》。虽然有人评价有点OOC,但这种全篇发糖的感觉也相当不错的。


好像...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非常感谢有人愿意看到这里。毕竟我这个人是个电脑废,刚开始的时候连图片也不会发,也不会截动图,后来好不容易学会了又因为电脑原因发不上来,就这样啰啰嗦嗦地把他们的故事讲完了。因此这就成了一篇半张动图都没有的cp安利。做完的时候我都有点不忍心发上来。不过想了想毕竟花了这么长时间码字,嗯,总之还请各位多多包容吧(⊙v⊙)


by一个不会写文不会画画的小透明


【枫樱】大概是一个剧情向cp安利

cp:枫岫主人x拂樱斋主


枫樱这一对是我在正式入坑之前就萌上的一对cp,也是我在霹雳里萌上的第一对BE的cp。当是还没有习惯霹雳的套路,所以看的时候难受了好久。如果要谈我的感受,这一对就是“前面甜的牙疼,后面虐的浑身上下哪都疼”。正所谓“前面有多甜,后面就有多虐”。即便是现在回去再重温这一对还是感觉异常的酸爽


好吧不废话了我们来步入正题:

枫岫主人是一个神棍,而且是一个有背景的很懒的神棍。没事就在自家亭子里喝喝茶跳跳舞,参合一脚天下大事


(枫岫主人·寒瑟舞祭)


拂樱斋主刚出场时的打扮确实让人眼前一亮,我曾一度以为他是人妻型人设,后来才发现我太天真了(ーー;)(其实我一直觉得他那个发带很像兔耳)

拂樱斋主是个萝莉控,养了一只叫小免(不!是!小兔!!!)的兔精,没事就讲讲故事揪揪耳朵神马的


而他在和天狼星谈话说出了他的名言:
少女的青春是最美丽的艺术品
啧啧,萝莉控属性暴露无疑


他们和极道先生·尚风悦并称“三先生”


(拂樱照相时闭眼了啊喂,以及充当背景的是佛业双身的妖塔妖世浮屠)


先大概科普一下当时江湖上的局面哈:
      枫岫拂樱等人居住在一个叫苦境的地方。苦境的人民非常苦,每天灾祸不断。而最近苦境台面上的BOSS叫佛业双身,由天蚩极业和爱祸女戎两人组成,这个势力还包括一个非常神奇、可以活动的名叫妖世浮屠的建筑和一众小兵。除此之外,还有死国和火宅佛狱等势力对苦境虎视眈眈。要不然怎么叫“苦”境呢……


    要说他们的日常,基本就是互相吐槽调侃,却又因为一直互相怀疑,(事实证明他们都怀疑对了...)在对话间不动声色地互相试探


例如二人的第一次见面,可以说是非常的高端,人手一杯茶进行远程通话


(两个杯phone)


小免:“是枫岫阿叔吗?我要看,我要看。枫岫阿叔,你很久没联络了。几时要来拂樱斋,我做琵琶雪花糕给你吃!(・ω・)”

枫岫主人:“不是讲过很多次了,不是叫吾枫岫就是叫吾主人。”

小免:“我两样都不叫,偏偏要叫你枫岫阿叔,你若听不习惯,另外想一个好听的。”

枫岫主人:“那吾叫你小妹,你叫吾大哥怎样?”

小免:“好啊好啊,枫岫大哥。^o^”

拂樱在一旁一脸生无可恋.jpg

然而还没有完。枫岫主人继续表示“小妹你几时来寒瑟山房作客,吾定要好生款待,让你流连忘返,照顾你一辈子也可以。”

于是拂樱终于忍无可忍,一边指责枫岫“又是主人,又是招待一辈子地占便宜”,一边支小免去找沉雪千丈青(一种萝卜)吃。完后叹了口气道:“终于清净了...”

枫岫主人:“吾看好友对这样的吵闹可是乐此不疲啊。( ̀⌄ ́)”

拂樱斋主:“少女的美丽宛如夕阳的余晖,留驻短短数年,霎眼日薄西山,唯有小免特殊的体质才能保住长期的灿烂,这怎能不叫我好生疼惜呢?”

枫岫主人:“吾不想了解你特殊的癖好。”

拂樱斋主:“明明是吾来向你问罪,反而是你先说吾了。”

(其实补剧时仔细看就会发现枫岫的院子里有枫树也有樱花,也是个萌点啊)


枫岫主人:“吾嘴渴了,这杯茶吾先干为敬。^_^(我先挂了)”

拂樱斋主:“别想逃走!”

枫岫主人:(摇扇子)“面对拂樱斋主,枫岫岂敢逃走。”

拂樱斋主:“明知天狼星重伤,你却将置之不顾,连见死不救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你不敢的?”

枫岫主人:“吾知好友一向关注此事,必然会在适当时机伸出援手。”

拂樱斋主:“所以你是算定吾了,那便是出卖朋友。见死不救与出卖朋友,你选一个承认吧。”

枫岫主人:“唉,非要这么两难吗?吾只是怕好友太过寂寞,让你早日步入江湖而已。”

拂樱斋主:“百年足不出户的懒虫讲出这句话,吾只感觉你拉吾下水的企图明显。”

枫岫主人:“既然已经沾湿了衣襟,何不纵身入海,尽兴方归?”

拂樱斋主:“吾不似你在幕后算计东算计西,宁可人入江湖、心在湖海,总好过身在湖海、心系江湖。(此处@莫召奴)”

枫岫主人:“若不是心系江湖,怎能救天狼星救得这么及时呢?这句话吾只得原封奉还……啊。”

唔,日常试探(1/1),完成


还有后来枫岫要给拂樱就“见死不救”和“出卖朋友”等事道歉,拂樱亲自登门寒光一舍。(话说你给人家道歉还要人家上门...借拂樱的原话,枫岫你真是反客为主、倒行逆施啊)
枫岫正坐在亭子里,突然一阵风吹过,时序变换,枫叶变樱花。(等等编剧你确定只是季节变化?明明物种都变了)


枫岫主人:“好大的排场。”

拂樱斋主:“以客为尊,今日吾打定主意要来寒瑟山房作上宾,好友你应该不会介怀吧。”

枫岫主人:“只要别叫我服侍你,一切随君之意。”

拂樱斋主:“摆出这么高的姿态,像是道歉该有的礼数吗?=_=”

枫岫主人:“相识多年,你又何曾见过我向谁低头?”

拂樱斋主:“今天是你首开先例的好机会。”

枫岫主人:“你我的交情何必为何天狼星而斤斤计较?”

拂樱斋主:“早知道你没诚意,什么事情都要拗我去做。认识你这只奸巧的懒惰虫,啧啧,真是误交损友,误交损友。”

枫岫主人:“我也有同感。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既然达成共识,不如我们断交吧。”

拂樱斋主:“喂喂,你是认真的吗?
( ゚д゚)”

枫岫主人:“人给你救,善事给你做,功德让你积,你对我的怨言仍比天还高。做你的朋友,很不值啊。╮(╯_╰)╭”

拂樱斋主:“说到底,你最委屈就对了啦。”

枫岫主人:“嗯,是的。”

拂樱斋主:“哎,说这么多,不请我坐,不请我喝茶。(ˊ_>ˋ)”

枫岫主人:“请坐,请喝茶。( ´▽`)”


(然而桌上并没有茶)

拂樱斋主:“吾什么也没看见。ಠ_ಠ”

枫岫主人:





拂樱斋主:“哈,真敢讲。你就直接明说,外面两个仆人没空,你不会泡茶就好了。”


枫岫主人:“我连茶叶放在何处也不知。”

拂樱斋主:“我后悔来找你了。下次换你来吾拂樱斋,吾一定会好好招待你。”

枫岫主人:“哈,对了,你家的小姑娘我的忘年之交怎么没来?”

拂樱斋主:“小免她昨夜嘴馋,将一整盒的沉雪千丈雪全吃光了。”

枫岫主人:“千丈青乃性寒之物,不宜过量。”

拂樱斋主:“所以啰,小免暂时离不开茅房了。”

枫岫主人:“哈哈哈……”

拂樱斋主:“若是小免听见你这样笑她,一定会哭给你看。”

枫岫主人:“抱歉。是我失礼。”


其实在看刚才这一段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弹幕说枫岫是一语成谶,所以在他们依然傻白甜发糖的时候,我就已经在道友们的帮助下提前预知了结局...诶好吧,不管这些了,我们吃糖哈( ´▽`)


其实看他们的戏你就会发现,小免绝对是一个神助攻,例如大家喜闻乐见的抱抱梗,就是在小免的助攻下达成的。


(拂樱、枫岫来到,小免扑向枫岫)
小免:“枫岫阿叔!”

(拂樱挡在小免身前,抱住枫岫腰身)


弹幕里一片yoooooo~️


枫岫主人:“好友,吾受宠若惊了。”

拂樱斋主:“啊啊,我的腰...”

枫岫主人:(横扇遮面)“何必行此大礼?枫岫承受不起啊。^_^”
(枫岫自身后拨开拂樱的手)

小免:“哦,斋主你很故意,偏偏要挡路。(-。-;”

拂樱斋主:“小免啊,我还没跟你算帐,你却先凶起来。”

小免:“你是斋主,肚量怎么可以这么窄,连这也要计较?”

拂樱斋主:“知道我是斋主,怎样一点礼数都没有?明明只是一只小兔子,却是一身蛮力,也不怕枫岫笑话。”

小免:“枫岫阿叔是好人,我不怕。”

枫岫主人:“好啰,你们两个若再吵下去,吾是要离开了。”

拂樱斋主:“这样最好。”

小免:“不行,枫岫阿叔难得来一次,要多住几天才能走。”

拂樱斋主:“恶梦,这是恶梦啊。”

小免:“啊,枫岫阿叔,你先和斋主坐一下,我还有事情要忙。”

(小免跑走)


当然,霹雳里根本不存在什么真正的隐世高人。正如先前所说,枫岫经常掺和江湖事。而这一次,枫岫搞了件大事:他加入了当时的大反派大boss 佛业双身的阵营,并且为了取得其信任把中原支柱、正道栋梁、苦境的精神领袖、人类伟大的救星——霹雳一哥素还真给出卖了。拂樱作为一名积极的正道人士得到了消息,到寒光一舍找枫岫对质。


枫岫主人:“你来的分秒不差,我正泡好一壶茶,坐吧。”

拂樱斋主:“害死素还真的人是你。”

枫岫主人:“然也。”

拂樱斋主:“与佛业双身合作的人也是你。”

枫岫主人:“没错。”

拂樱斋主:“数日不见,你真是判若两人。”

枫岫主人:“好友可有兴趣加入?”

拂樱斋主:“你的良心道德何在!”

枫岫主人:“没有用的东西,当然是丢弃了。”

拂樱斋主:“这句回答,真是令拂樱痛心疾首。”

枫岫主人:“相信以后你会有更多痛心疾首的机会。”

拂樱斋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助纣为虐不是你的作风。”

枫岫主人:“人嘛,总是具有无数面相,你所熟悉的我只不过是其中一面而已。”

拂樱斋主:“我相信我的判断,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说出来,让我帮助你。”

枫岫主人:“看来我对你认识也不深,不知你竟然如此自以为是。”

拂樱斋主:“什么意思?”

枫岫主人:“我没任何苦衷也没任何为难,不需你的帮助。”

拂樱斋主:“枫岫,你!”

枫岫主人:“我所做的一切皆是心甘情愿,这是我选择的路,绝不会后悔。”

拂樱斋主:“我不能明白,你若帮助佛业双身,不怕引起天下大乱吗?”

枫岫主人:“天下大乱,乱不至我,那又何妨?只要挡在我面前的阻碍,我会不惜代价将它铲除。吾的目标只有一个,它是如此伟大而崇高,为了达成那个目标,其他任何事物,我将会毫不留情的舍弃。”

拂樱斋主:“好友!”

枫岫主人:“包括这两个字,从今以后将湮没尘埃。陌生人也好,敌人也无所谓,我们的交情就到此为止。”

拂樱斋主:“唉,你真要如此执迷不悟?”

枫岫主人:“你眼中的沉沦却是我的升华,我们只是走在不同的路上,仅此而已。”

拂樱斋主:“你以为我会同意?”

枫岫主人:“嗯?”

拂樱斋主:(扯起枫岫主人)“绝交,没那么简单!”


枫岫主人:“是吗?”

拂樱斋主:“我不会眼睁睁看你走入歧途。”

枫岫主人:“那又怎样?”

拂樱斋主:“我会不计一切代价阻止你。”

枫岫主人:“连命都可以赔上吗?”
(拂樱一愣,枫岫挥开他的手)

拂樱斋主:“下一回见面就是兵戎相向的时候吧。也好,我们从未真正较量过,我会期待,我很期待……哈”
(拂樱斋主离开)


枫岫主人:“坚守无谓的正义与情感,你注定是输。”
(地上草席一分为二,两人割席断交)


其实当时看这一段的时候挺心疼拂樱的,最后走的时候看起来好失落好难过。不过补完剧再回来看这里时只想说...呵呵,两个影帝的对决orz



诶···其实还剩下一半左右,但是排版还有些问题,大概整理一下,明天晚上就能发上来了



第一次做cp安利一类的东西,感觉自己真的好啰嗦啊,如果做的不好,有地方没讲明白,请见谅啊

话说你们有没有人看这个官方CG?怎么感觉这个剧情走向好像要BE?最后只剩晴明一个人了啊……